百岁灵饶

在讓人失望這方面從來不讓人失望呢。

同尘【二】

#亮统#  #真伪组#


还是那句话是剧情别打我……【顶锅】

某经济原理指出,像我这种情况开始应该多更两章。就跟新品上市打折优惠一样。

剧情现在看略扯。我分析是因为想交代的太多而能说的太少。该多着墨的地方没法扩写而该略过的地方又仔细刻画。所以读起来莫名其妙节奏混乱。

上一章忘了交代感情线了。亮统明显加粗双箭头,只是没法确认关系。真伪加粗双箭头,不过比起庞统对于元歌,元歌更爱庞统一点,只是庞统没理解。这个剧情要揣摩傀儡元歌的感情有点困难。嗯,你们还是打死我吧。



【二】


看人总不在表面光鲜。诸葛亮成绩优秀,但是高处不胜寒,小天才的脑子里总有一百个优等生的愁思。比如说他不想参加下个月的辩论赛却不得不去备稿,比如说他拒绝了文科一班某女生的表白,不知道自己表达有误还是对方理解有差,几天后文一班周瑜发来私信:诸葛村夫你放弃吧我不喜欢你。


……???


后来他发现事情愈发麻烦了。






话说还是一次期中考试后的家长会。这种家长会一般在周五晚上,挖掉一个晚自习,上演一场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大型群像剧。诸葛亮一下课就溜上楼准备堵庞统,看见庞统那个班大门紧闭,数学老师一脸内分泌失调的痛苦表情,哀怨地朝学生念叨着什么。能说什么呢,自然是这次期中考试你们班又有多少人不及格,最高分又在隔壁班,你们这样高考是不行的,诸如此类。那个老师的裤管宽而直,一迈开腿就晃悠悠,好像里面什么都没有似的。


我看见他嘴里源源不断有粘稠的液体吐出来,跟胆汁似的绿色,流得到处都是,第一排同学的鞋子都沾上了。庞统下课后跟诸葛亮这样描述。


诸葛亮看着他们班教室空空如也的地板,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
“是吗……那真是够呛的。”






他们去小卖部买了零食,坐在连廊的长椅上吃。庞统看见黄昏的天空变成紫红色,比平时的天空还要好看。他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,想把这个色调记下来。诸葛亮看他出神,悄悄拿起冰可乐,往庞统那白瓷一般的脸蛋上一碰,满意地听见那人被吓得惊呼出声。


庞统揉着脸颊。他看见自己的手上结了一层霜一样的东西,微凉,很快消失不见。元歌在旁边帮他吹吹脸,他要坐到诸葛亮和庞统中间。庞统把果汁放到另一边,这时候诸葛亮指了指对面的凳子,“元歌你坐对面去,别妨碍我和士元。”


“啧啧啧。”元歌一脸厌恶地摇头,坐到对面。诸葛亮看了看庞统,发现元歌一反常态并没有离开。


“哟,今天怎么没抛下我们士元啊?”诸葛亮咬了一口手里的菠萝包。


“哼。我看你总缠在我家士元身边,想看看你是不是图谋不轨。”元歌一脸阴谋家的险恶表情,看起来是做好了和辩论小天才长期战斗的准备。


“你家?我看不一定哦。有一个不怎么关心弟弟的兄长是多么令人担心啊。”


“可我觉得你也无暇顾及我们士元的身心健康啊。毕竟你还要追周公瑾嘛~”元歌说完,庞统愣了一下。他为什么会说这个?我昨天不是跟他说过不要跟阿亮提这个事情了吗。


庞统慌张间就打断了他们的对话,“阿亮为什么吃面包啊?一会儿回家晚饭怎么办。”


只要是庞统说出带有“阿亮”两个字的话诸葛亮就格外在意。他本来还在意元歌那句话,就被庞统的问题打断了思路。他晃了晃手里的面包,“唔,这个么。这就是晚饭啊。”


“欸。你妈妈不做晚饭吗?”


“晚饭她才不会做嘞。”诸葛亮把剩下的面包吞掉,包装纸团起来丢尽旁边垃圾桶,“我爸会做饭,可他在老家那边。”


“老家?阿亮的老家在哪啊?”


“台湾咯。”诸葛亮说着撕开了一包干脆面,掰开一半塞到庞统手里刚刚吃完的薯片袋里,“回去一趟很麻烦的。”


“竟然在那里?不过为什么回去很麻烦啊?”


“要花很长时间。”诸葛亮轻描淡写地说,“而且机票不便宜,不能总回去。”


他的故乡远在海峡对岸,想要返乡要走一条曲折的路线,先从这个城市飞到大洋彼岸的美国,然后才能转机去台湾。


“这么远啊……你一定很想家吧……”庞统还是头一次听说诸葛亮的家乡,没想到在这么远的地方。他有些同情地看着诸葛亮,想从他脸上寻找一点忧伤的表情。诸葛亮表情鲜少,他那张略带傲气的脸上很少能表现喜怒哀乐。可是庞统却乐于捕捉诸葛亮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变化,被夸奖时那一点骄傲仰头的角度,被元歌挖苦时眉头轻微的皱起,他觉得这是只有他能看出来的细节,还总是因此而暗自骄傲。


可惜诸葛亮并没有露出什么难过的表情。他不甚在意地蹂躏着干脆面的袋子,把调料摇匀。“别提了。话说回来,你这次期中考怎么样啊?”


庞统哪知道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他咔吧一声捏爆了手里的薯片袋,面带愤慨,痛心疾首地尖声说:“诸葛孔明我们友尽了!”


诸葛亮会心一笑,语气十分坦然:“友尽是爱情的开端。”


庞统小脸一红,跳下椅子一溜烟跑走了。

tbc

1.台湾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。但是不要纠结为什么台湾会有诸葛氏。

2.上一章千斤重的卷子、隔壁班的红水和霜都是庞统学习压力的反应。千斤重的东西拿不起来,红水潮湿又无孔不入,霜禁锢着他的双脚。

3.教导主任是庞统害怕的,看做米诺陶其实也是有侮辱教导主任的意味。

4.失色的树木是庞统对雨天的一种压抑心理,其实还是他对于美术教室的一种印象(下课需要拿水洗掉颜料)。

5.玫瑰花只是我小时候学画画,有一块老画板上有的。

6.在我文里公瑾一直是诸葛的好基友。而且是那种虽然很傲娇但是对朋友超级仗义那种。

7.庞统班数学老师的呕吐物,其实是“倒苦水”的具象化。

8.紫红色的天空,颜色绚丽,代表庞统和诸葛一起心情不错。

9.一瞬间消失的霜,代表庞统认为诸葛的玩笑没有恶意,虽然虽然吓了一跳很生气,但是马上就能原谅他。


感谢支持!

评论(5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