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岁灵饶

在讓人失望這方面從來不讓人失望呢。

同尘【一】

#亮统#  #真伪组#

校园paro

之所以是庞统两个cp是因为剧情的问题……请不要打我。

开头这几章看起来有点非主流暗黑向,其实并不是。中心比较严肃。其实是短篇但是写着写着突然变长。文章进度目前70%,看起来能作为八月暑期档了。写完这个就要写亮良的约稿了,好紧张啊。

伪意识流。文章庞统元歌部分有参考《最幻想》2011.10刊天宫雁文章《修罗场》。诸葛亮参考了我一位同学真实事件。为了阅读方便(我自己码着高兴)第二章开始每一章结尾都会对部分剧情进行说明。
(说得好像自己写的多厉害似的。不过就是写的又啰嗦又不好懂而已。)


不过这个中心思想,我真的希望能写好啊。可惜现在文笔不够。

预告一下后面还会出现一点明弈的虐。还有一丢丢平平淡淡的瑜乔。

“同尘”有很多解释意思。

【一】


教学楼和实验楼包围出的那片天幕黑云阵阵。空气里湿漉漉的,楼道也没开灯。他和元歌趴在走廊的窗台上,冰冷的大理石触感透过校服宽大袖管侵袭而来。他垂眸看着楼下上体育课的学生落寞走回教室的身影。


教室里还在传着新印的默写卷子。那卷子好像有千斤重,死死压在每一张课桌上。他想回去,因为卷子传到他的桌子上了。可是元歌对他摇摇头,他说,去画室吧。


路过隔壁八班在默写政治。题目是矛盾的辨证统一关系。太惨了,这可是很长的一段。他看见八班窗外的雨都渗着红色,天花板缝隙受潮漏雨,滴滴答答地流下红色的液体。这时候他也忘了去画室,脚底下结了霜,呆呆地看着红水流得到处都是。还好他的熟人周瑜第一个交默写条,到讲台时看了他一眼,奇迹般地融化了地板那层冰,让他得以逃脱这血淋淋的场景。






他以最快速度逃到楼下,以防那些红水浇到他头上。事实上那些东西并没有跟下楼来。他喘着气靠在墙边,元歌笑他胆子小,他才想起来刚才看见周瑜的事情。


周瑜有一头飘逸柔顺的直长发,元歌也是,他就特别羡慕。为什么一个妈生出来,元歌就有一头又直又顺的头发,而他庞统却不得不饱受自来卷的痛苦,在每一个早晨花很长时间打理。可见上帝是不公平的。他幽怨地抬手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又要抬手去揪元歌的头发。


嘘。元歌挡住他的手。教导主任来了。


他们俩赶紧躲到楼梯下面。他偷偷看着教导主任走过去,那个中年男人有个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,还有看起来极具攻击力的犄角,眼神凶煞,鼻孔喘着粗气,胸脯鼓囊囊的,撑开那特体型号的工作服。他手里还提着斧头,血淋淋的,可能沾的不听话逃课的同学的血,或是上课偷偷看手机的老师的血。


他就像米诺陶。元歌跟庞统开玩笑说。那个牛头人身的怪物在这个庞大的校园迷宫里徘徊,他是这里的卫道士,手里用文件夹和教鞭组成的斧头挥砍不听教导的师生。


主任脚步声渐渐远了。庞统和元歌溜出楼梯间,从一楼连廊跑去劳技楼。轻快的脚步声吵醒了楼道的声控灯,黑暗四散而逃。美术教室旁边那个角落,远远的就看见有个穿校服的人站在那里。他手里是一本紫皮的五三,书边花花绿绿的签纸。






“阿亮?”庞统凑上前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这可是上课时间。”这次是元歌调笑道。


诸葛亮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在屏幕上轻轻点过。手机屏幕幽蓝的光照在他的脸上,睫毛尖镀上一层银色。“公瑾跟我说看见你跑出来了。”


“哼哼,上课玩手机。文科第一和理科第一的地下交易。”元歌对着诸葛亮指指点点。诸葛亮顺着庞统的目光看过去,“得了吧,这节课讲月考卷子,没什么可听的。”


“你别告诉我你又满分。”元歌说。


诸葛亮哼了一声,一副看不起它的样子,微微仰头,又骄傲的咧起嘴角。庞统一目了然,诸葛亮肯定是又满分了,骗老师出去自习。


“好厉害啊阿亮!”庞统羡慕道。


他的同学诸葛亮,文理分班前是全年级第一,分班后是理科年级第一。他的死对头周瑜以前是万年老二,分到文科班后终于扬眉吐气,十分清爽。诸葛亮不仅学习好,长得帅,还能言善辩,辩论社一把手。这一点元歌就很像诸葛亮,当然元歌更多一层油嘴滑舌。庞统又陷入了深深的困惑,为什么一个妈生的,他就话少嘴笨,而元歌却那么能说。可见上帝是不公平的。






画室因为雨水而变得阴暗潮湿,油彩和铅笔的味道懒懒地混在一起。诸葛亮熟练地从角落拉过一把高脚凳,垫着那本五三就坐上去。庞统搬过画架和板子,找了一个光线较好的窗边坐下。6B铅笔和可塑橡皮都晾在窗台上,他伸手去拿,目光跳到窗外的暗淡雨景。花坛和树木被雨水冲刷得失了色,那些红的绿的融在雨水里顺着排水道流走,只剩下铅色的景物,苦涩地停滞着。


他看见元歌站在门口对他做过鬼脸,然后匆匆离开了。诸葛亮后知后觉地回头,“他走啦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他干什么去啊?”


“嗯……随便逛逛啦。”庞统立起笔去测量远处石膏的比例,“他经常丢下我瞎跑,我小时候去游乐中心,一转眼他就不见了。我为了找他还迷了路,被父母大喇叭广播呢。”


诸葛亮看着庞统在四开纸上轻轻地起稿,笔尖和素描纸摩擦出轻微的声响,和雨声共鸣。“小时候?你们从小就在一块?”


庞统笑着看了他一眼,“这是什么话,我们是双胞胎啊。”


“哦……是啊。”诸葛亮挠挠头,眼睛盯着画板的一角。那里被不知哪个学生画了一株带刺的玫瑰,不是特别好看,花瓣反反复复地描了好几笔,潦草得很。“你们家就你们两个孩子吗?”


“是呀。虽然妈妈总想再要个女孩儿,还说我还不如女孩好呢。”庞统左手把可塑橡皮揉成球,“我从会吃饭就开始吃药,身体一直不好。但是元歌身体一直很好,好像从来没得过什么病。”


“病?”诸葛亮点点头,“你得过什么病吗?”


诸葛说完才发现自己的问题不大礼貌。但是庞统却不怎么在意的样子,他拿笔尾点着下巴回忆着。


“大病么……倒是没有,不过大概四五岁的时候,在家里摔了一跤。好像是从柜子上翻下来……我妈妈说当时家里只有我和保姆。据说摔得很重,差点就挂掉了。后来还有并发症,那之前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。”


“当时元歌呢?”


庞统耸耸肩,“也记不得了。大概跟父母出去了吧。”

tbc

感谢支持!

评论(2)

热度(28)